您的位置 : 首页 > 外贸 >

迪拜蝴蝶效应吹不倒义乌贸易 危机引发冷思考

2019-11-15
迪拜蝴蝶效应吹不倒义乌贸易 危机引发冷思考

迪拜蝴蝶效应吹不倒义乌贸易 危机引发冷思考

时 间:2019年11月15日 17:31

详细介绍

  中新网义乌12月3日电 (记者 张茵见习记者朱丽珍) “免税天堂”迪拜传出的债务危机引起世界金融市场的“地震”,蝴蝶效应从波斯湾边这个醉生梦死的奢华天堂迅速波及世界资本市场。而作为浙江义乌重要的出口市场之一,迪拜的“翅膀”震动,不仅未使义乌外贸市场患上“感冒”,反而刺激了义乌商人“冷思考”的神经。

  这些天来,阿联酋迪拜世界集团拖欠数百亿美元债务的报道占据了各家财经媒体的重要位置。据《纽约时报》估算,迪拜世界的债务高达590亿美元,占迪拜总体债务的74%。迪拜政府要求债权人接受延期还款,将迪拜世界的还款日至少延期到明年5月30日。

  曾经这个充满梦想和享有“掘金天堂”美誉的城市,如今却风雨飘摇,债务危机成了一张多米诺骨牌,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上周五,全球、黄金、原油期货、美元指数都出现剧烈波动。《迪拜危机重创国际金融市场》、《迪拜危机成刺破全球资产泡沫第一针》、《迪拜世界又一个雷曼兄弟》,一时危言四起,似乎迪拜世界的债务危机已然成为扭转资本市场近期趋势的拐点。

  迪拜是中东地区的转口贸易中心,其非石油贸易占阿联酋国家的70%,依靠设立自由贸易区和免税吸引外商,而先知先觉又敢闯敢拼的义乌商人,早早地踏上了迪拜这片商机无限的土地。15年前,义乌东方之星控股集团就嗅到了“掘金天堂”迪拜的浓浓商机,在那里租起店面销售义乌货。

  “义乌当时的商品并不像现在这样多元化,以衬衫和饰品生产为主。第一次我们发了三个柜子的衬衣到迪拜销售,但是国外人的尺寸与我们完全不同,后来只能低价处理。之后,我们转做饰品经营,销售一些简单的头饰、发卡,直到迪拜8个月后,我们才完成了第一个单子。”东方之星控股集团总经理邓超锋介绍,如今集团涉及产品制造、国际贸易、货运代理、房地产开发、酒店餐饮等多元化业务,而最初正是在迪拜积累了财富。“当时信息不通,比如一个三块钱的登山钩,那边的采购商以为是三美金,甚至还觉得便宜。”如此高额的利润,吸引了大量商人前往迪拜“淘金”,也造就了一批义乌商人的“迪拜淘金梦”。

  如今,迪拜已是义乌重要的出口市场之一。今年6月中旬,143家义乌企业包机参加在阿联酋迪拜世贸中心举办的首届义博会迪拜展,实现成交额2.36亿元,向“买全球货、卖全球货”转变的义乌,与迪拜“交情不浅”,危机之下,义乌又一次聚焦了各界的目光。“迪拜危机”这个名词,一时间充斥着“世界超市”义乌的大街小巷。

  35的叙利亚人萨米尔是阿布扎比一家外贸公司驻义乌代表处的代表,主要为中东地区的客户提供贸易服务包括建材、饰品配件、服装辅料等货物的供给。跟其他从事外贸经营的商人一样,关注世界经济的任何一丝风吹草动,成了他的“必修课”。

  “从今年年初开始,就感觉迪拜方面出现了问题,我们直接供给迪拜的货物减少了,以前每个月可以走20多个柜,现在只有5、6个柜,大一点的企业影响也许更明显。”由于占尽了地理、港口的优势,迪拜晋升为中东地区最大的贸易中转地,萨米尔与迪拜接触密切,“在网络上与很多在迪拜经商的朋友聊天,迪拜危机对他们影响其实挺大的,很多公司出现了裁员现象,尤其是经营建材、房地产方面的公司。当地很多工程据说都不得不延后。”

  迪拜危机引发世界金融市场“震荡”,房地产业更是“内伤”。虽然义乌与迪拜“交情不浅”,但是多数在义乌从事外贸的商人却表示,迪拜债务危机并未对生意造成影响。

  “此次危机主要是出现在房地产、金融等容易出现泡沫的行业。公司去年曾在迪拜购买过地产,但之前就卖掉了,还赚了3000万人民币。其实现在危机对外贸的影响并不明显。”邓超锋介绍,公司如今在迪拜主要从事贸易代理工作,帮助客户订船、仓等,起到导购、物流等功能,“一个客户倒下了,还有其他客户会起来。”

  很多在义乌和迪拜之间架起“商贸桥梁”的外贸商认为,迪拜独特的地理、港口优势不会因为债务危机而动摇。“迪拜港口发货速度快、关费低,我们发往中东的所有货物几乎都在迪拜中转。出现危机后,货运仍旧正常。虽然目的地是迪拜的货物减少了,以前一个月20多个柜,现在可能只有5、6个,但迪拜只是我们的出口国之一,很多货物是通过迪拜转运到其他地方,数量反而有增多趋势。”萨米尔说。

  而邓超锋表示,公司出口货物经过迪拜的,只有15%是在阿联酋国家消费,“其余85%都是在其他国家销售的。总体的量并没有减少。”

  虽说迪拜危机的蝴蝶效应只为义乌的外贸经营吹来了轻微的“凉风”,但这个由无数个“世界第一”堆积起来的奢华王国轰然倒塌,也为义乌敲响了警钟。

  为了追赶纽约和香港,将迪拜建成新的全球金融中心,迪拜主权基金采用了炒金融的运作模式,聘请了包括雷曼兄弟前高层戴维德·杰克森在内的一些金融炒家,同时将高端地产作为吸引世界资金的一张王牌。然而,迪拜主权基金依靠90%的借贷资金收购项目,巨大的债务负担和放大的杠杆化操作,使得豪华的迪拜更像是一座“沙滩上的摩天大楼”。

  “迪拜说的比做的大,徒有虚名。”曾经在一家投资公司上班的巴林人兹亚德现在义乌成立了一家外贸公司,说起迪拜的债务危机,他看得更为理性。“当时在投资公司上班时,就对迪拜有所了解。全世界200个国家的人那个免税天堂购物、旅游、经商,当地一间15平米左右的办公室,租金可能要3000美金左右,住宿又很高昂,一个晚上300美金。只不过这是个吹嘘起来的浮华城市,没有实体经济,自己本身并不会创造财富。”

  兹亚德分析,迪拜危机已是“积蓄”已久。“很多外国人采购基本都先欠款,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所欠账款无法偿还,公司就只能裁员。员工下岗就还不起高额的房贷,房地产首当其冲受波及,蝴蝶效应就是这么产生的。而迪拜却一直没有意识到自身的危险。”

  “一成不变是会被市场淘汰的,如果意识不到自身的缺点,那将是更大的危险。”邓超锋认为,虽然义乌能在迪拜危机的波及下屹立不倒,但市场目前存在的风险不容忽视,如果不及时转变,难免会步迪拜的后尘。“义乌供应商素质不高,品质意识弱,客商层次也很低,基本是一些欠发达国家的采购商,自身也没有品牌意识,如此恶性循环,会导致中国产品的口碑恶化。”

  此外,邓超锋表示,“义乌模式”让全世界“眼红”,不少国家和地区已开始仿效,无形中对义乌市场产生了威胁。“义乌的商品廉价是最大的吸引点,但是如今像印度尼西亚等国家,价格更便宜,光打价格战,不创新、不提高产品的质量,义乌未来的发展前景不乐观。”

  迪拜债务危机这张多米诺骨牌的倒下,引起了世界的喧嚣,“天堂”也黯然失色。人们在为财富的流失而痛心疾首时,更应该从前车之鉴中吸取教训,这将比八百亿美元债务更为宝贵,迪拜的债务危机,也再次吹响了义乌“转型升级”的“号角”。

  您需要注册后才能参与话题讨论,并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注册成功后,您还可获得搜狐社区20积分。

上一篇:外贸电商平台成为银行合作“香饽饽” 下一篇:年终盘点:2009外贸行业看重三大ERP应用

人物观点